八旬老人跑遍村莊尋找故事
        2019年03月18日 06:50 來源:重慶日報

        李廷國老人在整理收集的資料。

          “三社有棵古樹,二社有口古井,現在新房的地,百年前是我們六社的!

          “我得用筆寫下來,給年輕人留下一些有關家鄉的記憶。鮮活的故事只要流傳著,拱橋村就不會被輕易遺忘!

          在大渡口區跳磴鎮拱橋村,有一位八旬老人,對村史了如指掌。

          他叫李廷國,從2013年至今的6年間,他寫下3個跳磴鎮鄉土故事。其中《拱橋村的故事》已經被列入大渡口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          俚語言子兒“活字典”

          “跳磴有座橋,對面看不到”是何意?拱橋村的石拱橋在沒有墊高河床之前,最高處距河床約有4米,橋拱弧度大,橋這頭無法看到橋那頭的人。

          “一塊豌豆田,喊人不得應”作何解?豌豆田就在拱橋村大隊辦公室外,田呈L形,剛好把山的一角包裹在內,很難傳出聲音,所以常常喊不應人。

          李廷國熟悉家鄉拱橋村的一草一木,一樹一屋,“我上半輩子在山上割牛草,看得多;下半輩子在鎮上補鞋子,聽得多!币虼,對這種帶有鄉野意趣的民間俚語自然也知之甚多。

          李廷國是地地道道的拱橋村人,健談,臉上常掛著笑,和人交談起來邏輯明晰,對答流暢。除了俚語,他記錄的地方言子兒也不少!昂葐瓮搿钡囊馑际恰昂染啤,“吃飯”叫“冒二頭”,“四角樓”其實就是“四合院”。

          作品列入區非遺名錄

          今年81歲的他在2013年寫出了第一個作品——《拱橋村的故事》!肮皹虼迦私艿仂`,追溯到明朝萬歷年間就有人在此居住!币痪湓,二十四個字,為了盡可能準確,李廷國將真實性的考證落實在了腳上:他跑遍村里的每一處墳塋:看墓碑,看墓碑上有沒有字,看字里提沒提時間。

          “看見哪里有老墳新墓,我就跑到那戶人家去問家譜,問他們先人的故事!崩钔Q大部分村民都理解!爱斎,也有人覺得晦氣,”老人咧開嘴笑得樂觀,“他們也不會罵我,畢竟我的年齡比他們大兩三輩呢!

          苦功夫沒白下。2015年《拱橋村的故事》被錄入大渡口區第三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李廷國也成為了區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。

          小學文化農閑寫作

          一支筆,一張紙,一副眼鏡,又陪著李廷國度過一個農閑時分的下雨天。李廷國現在仍耕種著一塊自留地,妻子文紹美負責擔挑,李廷國膝蓋患有風濕,只能做些如挖菜類的輕巧的活兒,平日里農閑時間并不算多。

          問他《拱橋村的故事》寫了多久!叭!庇浾哌沒來得及驚訝,李廷國就解釋說,“我一天只能寫幾十、百把個字,最多一次寫了300個字,每天多則3個小時,少則1個小時,這么零零碎碎湊起來,可能差不多就72小時。3天時間基本上就是3個月的功夫!

          寫作對于李廷國來說并非易事,小學文化的他只在五六歲時上過私塾,手上的一本辭典是他目前唯一的工具書,“主要用來查不會寫的字和詞,如果有太口語化的詞語,我也會翻詞典把它變得書面化一些!崩钔f,他一般只在字詞上犯難,寫作的內容倒是基本沒有怎么擔心過,“我只把我想說的故事,用筆寫出來即可!

          給年輕人留下家鄉的記憶

          在村頭6社的辦公室外,有一個能讓李廷國講故事的舞臺。上了年紀的老爺子們在靠墻的木制長椅上坐了一排,交談著家長里短的八卦。李廷國常常來到這里尋找鄉土故事的素材。

          遺憾的是,李廷國的故事,年輕人不愛聽。

          拱橋村位置較為偏僻,交通不便,留在村子里的年輕人屈指可數。常年在外的年輕人對生于斯長于斯的故鄉有些陌生,從城市歸來訪親的他們只能聽懂部分鄉音,嘟囔著家鄉的娛樂方式還是和以前一樣貧乏,小住幾天后,又匆匆作別。

          李廷國的兒子在城區的一家大型賓館上班,平均1-2月回來一次。

          “你會在兒子回來的時候給他講講以前的村莊舊事嗎?”

          “不會,有些事他沒經歷過,不愛聽。我只想在他回來的時候,多問問他的近況!

          “孫子呢?”

          “不會,他們倆才讀幼兒園,太小了。他們不明白那座連水都不能耍的橋,有什么可玩的!

          但李廷國堅信,鮮活的故事只要流傳著,拱橋村就不會被輕易遺忘!叭绻l村的故事始終要消逝,我只盼用我的筆把鄉村故事記得更久一點,給年輕人留下一些有關家鄉的記憶!

          (大渡口區融媒體中心 文/圖 李楠 奚尊翰)

        -
        【編輯:陳茂霖】
        稚嫩第一次抵住一把挺进尖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