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用微信小程序<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>掃碼
       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
        重慶赴孝感支援隊782人中她們年齡最小
        2020年02月27日 09:31 來源:重慶日報

         

          她們

          黃曼義:中國科學院大學重慶醫院

          任治芳:重慶市中醫骨科醫院

          周海嬌:重鋼總醫院

          向家鳳、李東玲:巫溪縣人民醫院

          她們都生于1997年

          她們都是父母眼中還未長大的孩子

          她們都青春洋溢,笑靨如花

          她們都主動請戰,勇往直前

          黃曼義、任治芳、周海嬌、向家鳳、李東玲,這是5個生于1997年的女孩,也是重慶赴孝感支援隊782人中年齡最小的五朵“小花”。

          1月24日,大年三十,遞交了請戰書的黃曼義開始了一個月的訓練,只為更好地救治患者,保護自己;2月24日,集結出發孝感的前夜,為了穿戴隔離服方便,任治芳、周海嬌剪短了頭發;2月25日天才蒙蒙亮,向家鳳全家微笑著將她送上遠行的大巴,卻不讓她看見眼角的淚水;2月25日15時,李東玲臨上飛機時,才從朋友圈看到消息,母親哭成了淚人……

          “我是媽媽的寶貝呀,我要替她保護好自己”

          對于黃曼義家人來說,今年的年夜飯有些特別。

          那天,天已黑盡,等著女兒回家吃年夜飯的父母,只等來了女兒的電話,“爸,媽,我請戰湖北了!

          收到女兒請戰湖北的消息,父母沉默了許久。

          “你是我們的寶貝,你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,該你做的事,你就去做吧!备改傅睦斫夂椭С,讓黃曼義吃下“定心丸”。

          中國科學院大學重慶醫院是新冠肺炎患者收治后備醫院,黃曼義對穿脫隔離防護服并不陌生。

          看著培訓老師一層層往自己身上加“防護”,黃曼義一遍又一遍地練習,哪怕只是在脫防護服時不小心輕碰了一下外層,她都要重頭再來一次,“我媽媽說,我是她的寶貝呀,我要替她保護好自己!

          “到一線不僅僅是一份工作,更是一種使命”

          重慶市中醫骨科醫院是全市定點收治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醫院之一。

          大年三十,任治芳請戰醫院感染科,參與救治疑似患者。

          “我以前覺得護士就是一份工作,疫情發生,看那么多醫護人員前赴后繼,才認識到去一線不僅僅是一份工作,更是一種使命!2月20日,任治芳請戰湖北。

          請戰醫院感染科,任治芳瞞著在梁平老家的母親;請戰湖北,任治芳決定提前告訴母親。

          “你一定要小心,要照顧好自己!蹦赣H的話里,滿是擔心,卻也有堅定的支持,“你決定了就去做吧,我也不能拖你后退!

          “我工作兩年多了,又在感染科工作了一個多月,知道其中的風險和工作量!比沃畏颊f。

          “只要認真學習、多請教,我一定能勝任一線的工作”

          重鋼總醫院,同樣是定點收治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醫院之一,可周海嬌并非感染科的護士。

          “一直想去,但醫院比較保護我們,上一線的都是比較有經驗的醫護人員!比欢,周海嬌不愿意自己總是被保護的那一個,“作為一名護士,上一線是我們的職責!

          一再請戰,周海嬌終于如愿。趕赴孝感之前,她咨詢了很多參與了疑似病例救治的同事,在她們的建議下剪去了鬢角的頭發。

          “我不是第一批來孝感的,之前來的醫護人員一定積累了很多經驗,只要認真學習、多請教,按規范和流程細致處理,我一定能勝任一線的工作!2月26日,臨床前培訓,周海嬌一絲不茍,順利通過了嚴苛的考核。

          “哪點有需要,你就應該去哪點”

          向家鳳,李東玲,兩人均來自巫溪縣人民醫院,都從1月24日就開始參與巫溪縣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救護工作,兩人也都主動請戰湖北。

          “我家里早就知道我有可能要去湖北,大家都比較支持。我爸爸就說:干這個工作,哪點有需要,你就應該去哪點!北M管支持,但向家鳳出發時,家人依然萬般難舍。

          2月25日清晨,全家人將向家鳳送上了開往江北國際機場的大巴,向爸爸紅了眼眶,背過身拭去眼角的淚水。

          與向爸爸的含蓄不同,李東玲母親的表達則更為直接。

          “曉得我有可能去湖北,媽媽都哭了幾次!睘榱瞬蛔屇赣H過于傷心,2月25日出發時,李東玲讓父親和姐姐瞞著母親。

          被蒙在鼓里的母親,看到朋友圈里女兒登機的照片,才知道女兒已奔赴湖北。

          再一次,母親哭成了淚人。

        【編輯:高呂艷杏】
        稚嫩第一次抵住一把挺进尖叫